山长水阔知何处

找文



找一篇卜洋文 突然怎么找也找不到了qaq难受
几几是模特 了了富二代 国外合法结婚 先婚后爱的梗
好像是李洋视角??作者的碎碎念李洋是我心目中的李洋了
走过路过的朋友看过的发个链接8谢谢

【卜洋】荆棘与玫瑰 (上)

墨云拖雨过西楼:

》卜凡Katto x 木子洋Kwin 双向暗恋/有破车破kiss
〉18、19世纪英国社会/傲慢与偏见AU 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时代,有兴趣可以简单了解一下庄园经济之类的时代背景,完全不必要啦2333
》送玫瑰的梗来自某位大大ww(下出现)

01 https://shimo.im/docs/9tA7oLx93NQjqJtL/ 点击链接查看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02
回到自己的小隔间里躺下的Katto看着窗外的天色,想着天亮后该怎么和管家解释弄破了衣服,但想着想着,他脑中又不自觉浮现起第一次见到Kwin少爷的情形。
他是个孤儿,一出生就没爹没娘的。贫民的生活本就艰辛,所幸唯一的亲人舅舅待他还不错,教了他一门打理花草的手艺,又举荐他进了子爵的兰开斯特庄园做了花匠。他为人也诚实正直,没有许多男人好赌、好色的缺点。他在艺术方面还颇有天赋,庄园里的下等人都喜欢找他给他们画像。有这几个特质,他本应该过着平民里还不错的生活——找个贤惠的妻子,生养几个孩子。但Katto早已知道自己是被排斥于社会规则之外的人——他喜欢男人,对女人毫无兴趣。他本想孑然了此一生,却没想到进庄园的第一天,上帝就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,他遇到了自己的初恋。
那天子爵的小儿子和一个富家千金打扮的女孩走在花园里,Katto正蹲在灌木里修剪,远远听见了女孩张扬的笑声。他透过缝隙往那边一看,脊背瞬间僵直了。一个高但纤瘦的贵族男子一手捧着书,正伸出另一只手,欲摘下一朵刚刚盛放的白玫瑰。时值初夏,各色的玫瑰争奇斗艳,他却选择了Katto最用心培育的白玫瑰,这令他心生感动。当他转而注视男人的面容时,他简直有点脸红了。金发在阳光下泛着光泽,苍白的肤色显出高贵的气质,精致的五官俊美非凡。他轻轻地嗅了一下玫瑰,勾起的嘴角和湖水一样碧绿的眸子在Katto心里炸出了焰火。
“可是我喜欢的那个他,要不和这玫瑰一样让我赏心悦目,要不就像约翰弥尔顿一样才华横溢。你觉得,你符合哪个呢?”Kwin笑意更深,说出的话却是刻薄至极。
“你!……”千金小姐气得脸红脖子粗,Katto却怔愣了好一会儿。
“他”吗???
从此时起,Katto就像所有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,陷入了无边的暗恋。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,起床的时候,干活的时候,有时也会偷偷摸摸地意淫一下。为了多看看他,他主动承包了整个玫瑰园的打理工作和主人房间的插花。虽然并不能进入少爷的房间,但想着他每天被自己打造的味道萦绕,他的心里就已经甜甜的了。他很清楚,世俗对同性之爱的另眼相看,自己与少爷的阶级藩篱都注定了他们没有可能,但爱情就是爱情,是超越物质与现实的。他的爱情是纯粹而不求回报的,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,他相信上帝会宽恕他的。
他本只是个安分守己勤勤恳恳,顶多内心活动丰富一点的的小花匠,可今晚老爷举办的宴会人手不够,他被管家拉来充作了端酒的仆人。宴会的主角却在宴会开始没多久就醉得不省人事,他照吩咐送Kwin少爷回房间,却被发酒疯的少爷扔上了床。
想到这里,Katto捂住了脸。肉体关系改变了一切。少爷可能连他是谁都不知道,却和他上了床。少爷要他的命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。就算少爷放过他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,他没勇气和少爷告白,更不愿意以此为筹码去威胁他。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自己离开。
所以第二天下午才悠悠转醒的Kwin忍着下半身巨大的疼痛穿戴整齐,在餐桌上义正辞严地叫管家把昨天送自己回房间的仆人找来时,听到的就是他已经离开庄园的消息。
离开?!Kwin瞳孔震动,这算什么?拔屌无情?睡了就跑?是我床上欲望太强烈把他吓走了?Kwin内心风起云涌,面上只是皱起眉头。
“少爷真是十分抱歉,昨天由于人手不足,我找了花园里的花匠来临时顶替,请问他是冒犯你了吗?”管家小心翼翼地问。
“冒犯?……没有没有,我只是,想找他。”Kwin切着肉的手罕见地抖了抖,“我要谢谢他昨晚的照顾。”

03
Katto短时间找不到正经差事,只能去码头做临时工,搬运黄沙。工资低廉,没有保障,还灰头土脸。Kwin的贴身男仆找到他时,他就是这副模样。
“我家少爷要见你。”Katto顺着他的视线,看到远离码头的岸边,Kwin正往这边看着。Katto一下就脸红了,他已经来不及感到害怕了,他只觉得很尴尬。为什么第一次见面,自己竟是这副狼狈的样子。
果不其然,少爷看清自己的第一时刻就皱起了眉头。Katto低下了头,明明长得更高,他却觉得自己各种意义上的低人一等。
“把脸擦擦。”Kwin递给他自己的手帕,Katto却不接,“不行先生,我会弄脏的。”
Kwin挑起一边的眉毛,身体前倾:“你这是要我帮你擦?”口气多了几分不耐。
Katto突然就觉得很委屈,他抬起头,转头确认男仆听不见自己说话后,看着Kwin的眼睛说:“先生,其实我早就非常喜欢你了……我,我恳求您的原谅。”说完他转身就跑,跑得无影无踪,留下原地目瞪口呆的Kwin先生。
等等等等他说什么?他喜欢我?还早就??那我这么长时间在犯什么傻?等等还有?他跑什么??告白完他不是应该一脸紧张地等待我的回复吗?
Kwin先生受到的教育并不足以理解Katto的脑回路以及行为。
但他的地位足以让他做出比理解更有力的决定。






#这两人的英文名字我真的要吐槽,写起来太难受了2333